是夜,悬在莱藏山顶的明月几乎盈满,边缘仅缺了一小角,明晚便是月圆夜了。

    平日莱藏山的夜里多是虫鸣水声,偶有远方猫头鹰的呜呜夜啼;但今日却有些反常,山林里只剩稀稀落落的雨点声,万籁俱寂,连虫鸟都沉默下来。整座莱藏山静得有些诡谲,但事实上──那只是yuNyU到来前的蓄势。

    暗处隐约有些浮动。

    是人类无法感知到的某种涟漪,从山的深处来,如暮鼓般沉稳而悠远的脉动,像是谁的心跳声,又像是在倒数。

    时刻未到,但快了。

    耳边依稀能听见雨声,雨还在下,只是离得好远。

    辛玖半梦半醒间翻了个身,半分不知外头正发生着什么,只埋头在白狼柔软的腹间轻鼾,边蹭着那团毛茸茸的温暖靠枕,边喃喃说着梦话。

    雨势不断,晚风又趁机悄悄钻进洞x里。那堆柴火没了g柴,火势越发微弱,被风这么一吹,本就摇晃的焰尾闪烁几下,便熄了,洞x内顿时归于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待辛玖再睁开眼时,洞x外已是天光大亮,日出而雨歇。

    她回头望去,身旁没了白狼的影子,洞x内空空如也,本窝在她身边的大白此刻不知去了哪里。柴火早已烧尽,

    身T不再发冷,也无发热,总归是正常了。但令她感到奇怪的是下腹那里有些臃胀感。

    是夜,悬在莱藏山顶的明月几乎盈满,边缘仅缺了一小角,明晚便是月圆夜了。

    平日莱藏山的夜里多是虫鸣水声,偶有远方猫头鹰的呜呜夜啼;但今日却有些反常,山林里只剩稀稀落落的雨点声,万籁俱寂,连虫鸟都沉默下来。整座莱藏山静得有些诡谲,但事实上──那只是yuNyU到来前的蓄势。

    暗处隐约有些浮动。

    是人类无法感知到的某种涟漪,从山的深处来,如暮鼓般沉稳而悠远的脉动,像是谁的心跳声,又像是在倒数。

    时刻未到,但快了。